国家数据局。

12月29日上午,国家数据局在京举行首场媒体吹风会,介绍《“数据要素×”三年行动计划(2024-2026年)》的有关情况。

据了解,《行动计划》以推动数据要素高水平应用为主线,聚焦科技创新、文化旅游、城市治理、绿色低碳等12个行业和领域,希望发挥数据要素的乘数效应,培育新质生产力,切实助力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。

作为国家数据局正式挂牌后发布的第一份文件,《行动计划》备受关注。南都记者获悉,这份文件即将公开印发。据国家数据局副局长沈竹林介绍,接下来,将从研究组织“数据要素×”试点示范工程、适时启动“数据要素×”大赛、梳理发布“数据要素×”典型案例等方面,落实做细《行动计划》。

  为何推出“数据要素×”行动计划?

2023年10月25日,在历经7个月筹备后,国家数据局于北京西城区正式挂牌。目前,这一新组建的国家局“一正两副”领导班子已官宣就位,首任局长由国家发展改革委党组成员刘烈宏担任,两位副局长沈竹林和陈荣辉同样拥有多年主管大数据工作的经验。

稳步进入运转状态的国家数据局首次出手,即带来利好市场的政策信号——希望从供需两端发力,寻求数据资源配置“最优解”。这一消息在一个月前已有预告。11月25日,刘烈宏在2023全球数商大会开幕式上,首次公开透露我国将研究实施“数据要素X”行动,让数据供得出、流得动、用得好,推动数据在不同场景中发挥出千姿百态的乘数效应。

很快,国家数据局公布了《“数据要素×”三年行动计划(2024-2026年)(征求意见稿)》,从12月16日至22日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。这份《行动计划》拟提出,到2026年底,数据要素应用场景广度和深度大幅拓展,数据产业年均增速超过20%,数据交易规模增长1倍,场内交易规模大幅提升,推动数据要素价值创造的新业态成为经济增长新动力。

这一总体目标如何落实?《行动计划》部署的重点工作怎么推进?12月29日,在位于北京西城区月坛北街的国家数据局办公大楼内,国家数据局召开成立以来的首场媒体吹风会,副局长沈竹林、新闻发言人王旭东一同亮相,回应外界对“数据要素×”行动计划的关切。

  数据资产“入表”进入最后倒计时

据南都记者了解,中国是全球首个将数据列为生产要素的国家。数据显示,到去年底,我国数据产量达8.1ZB,同比增长22.7%,在全球数据规模的占比达到10.5%。国内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已经超过9%。

“数据作为新型生产要素,已快速融入生产、消费、流通、分配和社会服务管理等各环节……但目前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数据供给质量不高、流通机制不畅、应用潜力释放不够等问题。”沈竹林表示,“制定‘数据要素×’行动计划就是要有针对性地解决这些问题。”

他提到,去年底国家发布“数据二十条”后,我国数据要素市场规模不断增长,数据商和第三方专业服务机构加快涌现,数据产品形态和交付形式不断丰富。数据资产入表等政策引起市场高度重视与积极响应,数据要素相关企业受到资本市场持续关注。

据南都记者了解,上海数据交易所的一项研究显示,从2013年至2023年,中国数商企业数量从约11万家增长到超过100万家。数据资产“入表”也即将进入最后倒计时——根据今年8月财政部印发的《企业数字资源相关会计处理暂行规定》,从2024年1月1日起,数据资源将被视为一种资产纳入财务报表。

“在各行各业中释放数据要素价值,已经成为社会各界的共同期盼。在《行动计划》征求意见过程中,社会反映十分踊跃,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大家对这项工作的期待。”沈竹林说。在一周前结束公开征求意见后,沈竹林透露,“这个(行动)计划马上就要公开印发了。”

聚焦工业制造等12个行业领域

当天会上,沈竹林重点介绍了《行动计划》的主要内容,其中包括5部分23条措施。他用一句话概括,即“把握一条主线、做好三方面保障、实施五大举措,推动十二项行动”。

具体而言,以推动数据要素高水平应用为主线,以推进数据要素协同优化、复用增效、融合创新为重点,通过强化场景需求牵引,带动数据要素高质量供给、合规高效流通,培育新业态、新模式,充分实现数据要素价值,为推动高质量发展提供有力支撑。

此次《行动计划》以典型场景入手,聚焦工业制造、现代农业、商贸流通、交通运输、金融服务等12个行业和领域,明确发挥数据要素价值的典型场景,推动激活数据要素潜能。

为何选取这12个行业领域?沈竹林表示,从调研情况来看,由于不同行业数字化转型程度不同、数据资源的基础不同、场景需求不同,数据要素发挥作用的方式也存在较大差异。按照“有基础、有场景、有需求”的原则,结合各行业发展实际,先期选取了这12个行业和领域,推动发挥数据要素乘数效应。

以“数据要素×科技创新”为例,《行动计划》提出,以科学数据支持大模型开发,深入挖掘包含科技文献在内的各类科学数据,通过细粒度的知识抽取,构建科学知识资源底座,建设高质量语料库和基础科学数据集,支持开展通用人工智能大模型和垂直领域人工智能大模型训练。

在对数据需求大的金融领域,《行动计划》明确支持金融机构融合科技、环保、工商、税务、气象、消费、医疗等数据,加强主体识别,优化信贷业务管理和保险产品设计,探索开发基于数据资产的金融产品和服务。

沈竹林表示,“在征求意见过程中,特别是从社会各界反馈情况看,增加这些重点行业和领域的建议不少,我们对此做了综合吸纳。后续,我们还会结合相关工作推进,不断补充、推出新的应用场景。”

  研究组织“数据要素×”试点示范工程

如何落实《行动计划》提出的重点工作?沈竹林回应将从三方面着手:

一是研究组织“数据要素×”试点示范工程。国家数据局将联合有关部门、地方开展政策性试点,加大支持力度,在试点中推动解决数据要素开发利用中面临的供给不足、流通不畅、应用效益不明显等问题,探索研究数据资源持有权、数据加工使用权、数据产品经营权等分置的一些具体落地举措,提炼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解决方案和典型案例。

二是适时启动“数据要素×”大赛。聚焦重点行业或领域数据开发利用的难点问题,组织开展“数据要素×”大赛,加强公共数据资源的供给,以真实数据和场景需求为牵引,以竞技方式调动产学研用各界根据赛题来共同开发数据价值。

三是梳理发布“数据要素×”典型案例。结合“数据要素×”试点示范、大赛等工作,遴选一批典型应用,积极发布典型案例,促进经验分享和交流合作。